谁也不是

【卡带】惧龍

.惧龙
.借鉴霍比特人3开头的巨龙出现。

宇智波带土看见了,赤红龙鳞冗长龙吟锐利牙齿以及狰狞的面容,巨龙在袭击村子,巨大龙翼扇打出飓风摧毁房楼,恐惧的叫声、失去家人的哭声不断传入耳中,着实使人振聋发聩。墨色的眸子望着屋外景象、带土在小的时候曾听闻村中老人言道恶龙从遥远的西方远驰而来的,来抢夺金币城池。炙热火焰从它口中吐出漫无目的焚烧着一切。带土感到了懊悔,自己现被困于监牢之中无能为力,五指紧紧握住铁栏朝两个拉试图制造出个出口,却不得人意。透过铁栏间隔清晰可见原本美丽的村子即将被巨龙所吐出的火焰化为灰烬,似听见了万鬼嚎哭的声音,寒意透过身上的衣物直击胸膛蔓延至四肢百骸。倏然见到恶龙朝自己所在的地方走来,龙的每一步都会将房楼碾压成废墟。


它停了下来。


口吐人语,用睥睨一切的眼神看着他,就像是那看蝼蚁的眼神。

“卑微的人类,你在恐惧。”
是的,他在恐惧。恶龙不用吹灰之力就将带土心目中最美丽的家园给摧毁了,况且它充满杀意的金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带土不由的感到头皮发麻。恐惧像是只狡猾的野兽,它暗藏在心头阴暗的地方窥伺伺机将自己吞噬,但却又无法将他彻底驱逐出去,只能警惕。恶龙伸出尖锐的利爪割破铁栏和墙壁弄出一个刚好可以让人过的"门",带土很不理解它的做法警惕的抬起头看向它的眼睛,发现恶龙用戏谑的眼神看着自己。

恶龙的鼻息充满了腥臭的味道。龍看了自己这边一眼后扇了扇巨大的翅膀飞上天空,被看了一眼的刹那心脏猛然跳动。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了自己吗,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带土探出头看向外面的天空,漫漫火海已经有熄灭的趋向焦黑的房屋让人难以相信这会是那美丽的村子。

倏然带土听见了牢门缓缓被打开的声音,紧绷神经五指紧攥成拳,是强盗吗。趁着村子被巨龙捣毁后来捡些小便宜的家伙?只看见那个有一头银发的男子探头看了进来。他的半脸被黑色的口罩遮掩住,只能看见到他的眼睛。带土对他的第一印象是,奇奇怪怪的家伙。

“太好了,终于看见一个活人了。”
那个银发的男人像是松了口气拍了拍胸脯,看着不像是村子里面的人,难不成是旅人?陌生男子像是丝毫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失去,放大了声音说话。带土听见他大声的说了句话后,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出声。

食、中两指合拢至于唇前,嘘声示意让那个银发男人小心一点。探头出去看见恶龙没有看向自己和陌生人所在的位置后安心舒缓叹了口气。稍皱眉宇佯怒看向他。
『嘘——
            陌生人,请不要出声,说不定恶龙就在某个隐秘的地方看着我们。』
“嘿,小哥。首先,我叫旗木卡卡西,其次你说的声音是不是指这种啊——”

带土感觉到卡卡西看向自己的眼神十分的熟悉,而且语调也似曾相识。什么?指的是哪一种?带土有些疑惑,不明白卡卡西指的的哪一种。随即被卡卡西从身后抱住,耳垂被人含住,卡卡西那灵巧的舌头舔舐玩弄着肉嘟嘟的小家伙。

自然,双手不会有时间空闲着。
卡卡西挑开带土衬衫最上面的几颗扣子,掌心顺着小麦色的皮肤滑进了衣服里面。

『你、…你这是想要干什么!?』
带土被卡卡西的动作吓到僵愣,刚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被禁锢在了卡卡西的怀里吗。

“弓虽女干卑微的人类。”
卡卡西拉下遮掩住半脸的口罩,露出了几片赤红龙鳞。带土呆滞的看着卡卡西的脸。

丝毫是明白了什么。

【卡带】宇智波带土被六代目包养的一天[不是]

»六代目卡x少年堍
»背景是四战后。
——————————

入夜了。
在离开火影室之前卡卡西就告诉自己,从现在开始要搬去旗木宅居住,说是这样方便他照顾自己。听完他的话后有些不满的鼓起了腮帮子,我明明就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的!

即使不情愿也只能收拾好东西之后带着小小的包袱跟着卡卡西走。他牵着我的手,就像个大人牵着小孩子一样。

手掌被他紧紧的握住,五指难以动弹,卡卡西这样的动作就像是害怕自己会突然消失似的。扭过头看向卡卡西的侧脸,傍晚的凉风将他两鬓边来不及修剪的银发吹起的景象映入眼中。

第一次发现,原来卡卡西还是蛮好看的、

     —[带土,带土,带土]

被卡卡西的几声呼唤喊回了神,后知后觉才发现原来自己刚才看着卡卡西的侧脸走神了。都怪卡卡西!

     —“啊?啊、怎么了”
     —[怎么走着走着就走神了?]
     —“没、咱们回家吧,卡卡西。”

【带卡】温暖治愈三十题[18]

18.我回来了

天染墨色。

带土将虎纹面具扣脸戴稳仅露右眼,黑色的瞳仁渐变暗红,三颗黑色勾玉一瞬旋转转变成万花筒的模样,使用瞳术扭曲面前的时空间,提足踏进曾经的故乡。

万灯通明。

定足踏在火影岩上俯视木叶街道,秋风吹得宽大黑袍扬起猎猎作响。思绪飞到极远地方。

根据方才卷卷绝所带来的消息,女性人柱力即将临产,到那时封印定会被大大削弱。且况,木叶之众何惧之有,唯一的麻烦是…带土瞳仁显露阴翳神色,切齿呢喃那人的名字…波风..水门!!!!

是的,我回来了。我回来来摧毁你了——木叶

带土眼尖发现蹲于木栏上的暗部,宽大的黑袍将他牢牢裹住。收敛好气息后,细细观察人。黑袍下稍露出的银色发丝告诉了带土那个暗部面具下的真面目。

卡卡西伸出手指逗弄来回飞动的蜻蜓。卡卡西听说玖辛奈师母即将临产,腹部也逐渐变大。每次看见师母掌覆腹部的模样,就想起了那两个早已离开的队友。如果他们都还在的话,屋子定会热闹起来。

带土想着

恐怕你不知道被你认为早已死去的我会在你的身后,计划着如何摧毁木叶。

带土曾幻想着自己亲吻着卡卡西白皙的脖颈,留下一个个明显的红色痕迹。让那些家伙知道卡卡西是自己的私有物。

占个tag

不知不觉就有百粉了。暗搓搓自个也来个百粉点梗。文笔略差,希望不要介意就好。
cp向是带卡,卡带。
点梗的朋友小窗走起/////

时间截止7月5号

【卡带】甜品店的卡老板

■甜品店的卡老板
■旗木卡卡西X宇智波带土

  八月的天气十分炎热,空气闷热使得多数人都宁可呆在家里也不愿意走到街道上遭受如同被火炙烤一般的感觉。

  除了一个奇葩,是一个特别爱吃甜食的奇葩。

  带土坐在靠近空调的位置上享受着冰冷的冷风,头部往后倚靠着后面的墙壁,半阖眼抬手摸了摸放红豆糕的盘子,空荡荡的!!等等!我的红豆糕呢!

  片刻过后,我们可爱的宇智波 带土先生,独自一人,站在了门外感受着太阳对他的爱。带土的内心有些崩溃,十分的蓝瘦香菇!!

  最终还是抵不住太阳炙热的照射,快步走到了对面的甜品店。

  刚踩到门前的地毯自动门便开了起来,一阵阵舒爽的凉风扑面吹来,于身后那闷热的空气形成了严重的对比。

  卡卡西左手撑着下颚扭头看向门口处,顶上银发被吹的有些乱起,狭长的眼眸半阖着勉强看的见他藏青色的眼眸。

      不进来也不要挡住门口啊,吊车尾的。

  沙哑而又熟悉的声线从他喉中传出,带土呆滞在原地一秒后,冷哼一声走进店里随意找个位置坐下。

  卡卡西走到厨房拿出先前就已经弄好了的蛋糕放置在桌面上,抽出刀放到水龙头下冲洗干净后用白布将上面的水珠擦抹干净后,再拿出白瓷盘子和叉子放到蛋糕的旁边。分好后,小心托住蛋糕的底部慢慢移到白瓷盘子上。

  再为人倒了杯热乎乎的红茶放到他的面前。

  带土叉子低头看着蛋糕。唇瓣张合几下却没有发出声音,片刻,张口

        卡卡西,你明明不喜欢甜食,为什么还要来甜品店?

      因为我爱你啊。

  卡卡西拉下洁白的口罩亲了亲带土的侧脸。

【带卡】温暖治愈三十题「17」

17.亲手剪发

三千银丝长发及腰,卡卡西半阖眼拿起桌面上的丝带轻垮束起。马尾便如此的搭在在背后,卡卡西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如果普通女子一般,长发及腰,为夫烹食。待夫归家,为君揉筋。

如果让人看见木叶技师旗木卡卡西贤妻良母的一面,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

像是如此但时间快到到了,卡卡西连忙系上围裙走进厨房为带土弄早饭。

“卡卡西桑——”

随着嗓子一吼一个戴着橘黄面具的男子像幼孩走路的姿势一蹦一跳的到卡卡西是的身边。伸手将卡卡西搂在他的怀里,带土将自己。埋于卡卡西那淡麦色的脖颈处,嗅着那属于他的味道,独属于他的…味道。

卡卡西继续干着手里的活。

带土也注意到了卡卡西的长发。伸指捻着小撮发丝,用发尾骚扰着卡卡西,扫过他敏感的耳后,脖颈。卡卡西轻咳一声想让带土不要来打扰他,带土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变本加厉的去骚扰着卡卡西。

卡卡西无奈般,右腿后抬控制好力度踹了带土一脚。带土详装受伤很严重的样子倒在地面上打滚儿,用着那奇怪的声线

“呀!!!卡卡西前辈谋杀阿飞了呀~”

卡卡西把火关了后端起早饭到桌面上,看了眼还在地面上的带土,淡然开口

“带土,别闹了。”

带土摘下面具,扁嘴起身拍了拍身上灰尘。走到卡卡西的身后掏出把小剪刀,剪。剪了小点点后,倏忽看见原本应该在桌上的红豆糕不见了!!!

【带卡】温暖治愈三十题「16」

16,小地震时候的紧紧相拥

地点,东京。时间,晚上八点。

卡卡西坐在电脑前,修长手指敲击键盘。窗外漆黑一片只有几颗繁星点缀。桌面上的热茶上边飘起袅袅白烟,一圈又一圈的。卡卡西掏出一包香烟,咬住橘黄部分,拿起旁边的打火机按下,橘黄火焰闪起。深吸口气,让烟雾在肺里绕了一圈后再呼出。袅袅白烟遮掩住眼前事物。

带土踌躇徘徊在卡卡西房间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好。卡卡西跟自己冷战已经几天了,不过只是因为在他出差前一天把人弄累了而已。

带土听见帕克大叫起来,地面晃动剧烈。地震来临的前兆。卡卡西推开椅子准备握住门边扭开出去时,带土恰好打开了房门,两手握在了一起。卡卡西一愣连忙松开手侧身走开,带土不肯连忙握紧卡卡西的手拉住人朝安全的地方走去。

带土抱住卡卡西将人紧紧搂着怀里,两唇瓣紧贴一起。卡卡西见到近在咫尺的眼眸透露出挂念之情只好任由带土的动作。带土撬开卡卡西贝唇。两人身躯紧紧贴在一起。

【带卡】温暖治愈三十题(15)

标题:哭泣时覆上眼的手

身后雷声轰隆隆响起,倾盆的大雨哗啦啦直下,大颗的雨水直打向地面。卡卡西伫立站在朔茂尸体的前面,呆滞的看着朔茂逐渐冰凉的尸体。泪水猛的从眼角涌出,卡卡西抬臂抹泪转身冲向门外跑去。

原本尾随其后的小带土看到了整个过程,跟向卡卡西,以防他会干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出来。

卡卡西跑到了大宅附近的深林里,坐在一棵树树底下。曲膝弯腰将自己缩成团。泪水无声流下。

带土看见了卡卡西的这个样子,想要上去安慰安慰,可是…卡卡西的自尊心不会让自己去安抚他的。

带土轻步走到卡卡西的身后,将手覆盖在卡卡西的脸上,别闹转过头去。

“我,我只是不想看见你伤心而已”

【带卡】事后烟(。)

  清晨初醒,烟雾横绕的房间内弥漫着药香,药香中混杂了丝酒味。卡卡西单手扶腰起身,头颚有些疼痛。股间流出不属于自己的液体,扭头看向床上还在熟睡的男子,轻微叹了口气。一丝不挂的走向窗台旁推开纸窗,拿起窗旁的烟斗,勺了些旱烟进去点火。楼下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传来了阵阵的烤鱼味,饥肠辘辘的肚子不禁打起了鼓,抗议自己不把他填饱。

  倏忽身后一双大手袭来,卡卡西自然知道那人是谁,没有反抗。深深的吸了口烟。胸前的大手不断骚扰自己,卡卡西觉得带土肯定是故意这样的。带土用布满茧的指腹摩擦卡卡西的乳首,揉捏。卡卡西闷哼一声,吸了口烟,扭头朝带土将口中的烟缓慢喷出。卡卡西悠然的样子让带土感到了不满。带土那捏住乳尖加大了力气,犬齿啃噬卡卡西的锁骨。卡卡西那细微而又沉重的呼吸声不由得是给予带土最大的动力。

“卡卡西,你那烟真好闻啊。什么烟。”
“事后烟。”

【带卡】温暖治愈三十题(14)

标题:二重奏

酒吧的霓虹灯刺到眼睛,卡卡西微眯眼看向前方。人海般的观众还在等着自己。卡卡西微微叹了口气,将衣服拉直,挺腰走了出去。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卡卡西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带土坐到酒吧的一个较为隐蔽的位置,即为隐蔽又能看到卡卡西位置。带土拿起桌面上的酒杯,一口将其全部喝完,看着呆呆站立的卡卡西,不禁暗暗思索,赝品这是怎么了。

卡卡西呆呆的看着人海,试图在里面找出带土。却没有发现他的身影,叹了口气,转身走向舞台中央准备开始。滑动喉结润润喉咙启唇

魔矢破 封印破
梦中蝶语隐命数
犬神依 狐妖服
五行相克亦相出
……

霎时卡卡西听到一个声音跟着自己一起唱歌。
带土在卡卡西准备唱歌的时候接到了公司的电话连忙离开了,离开前留恋的看了眼还在舞台的卡卡西。

在车上小声哼唱
魔矢破 封印破
梦中蝶语隐命数
犬神依 狐妖服
五行相克亦相出
……

b。歌曲源自《百鬼阴阳抄》